就在上次沙仑海水浴场后,我们已经有四天没有做爱了。因为在那天后的隔两天,她的MC来了,算一下日子也必须等到下星期五才可以,所以这几天我们都非常乖,并没有任何的行动。
不过她有一天突然问我说:「你不是要和我去跟蹤我老公吗?」
原本我只是说说而已,想不到她当真,于是我说:「真的要吗?」
她说:「要啊!只看他是否有在加班就好。」
于是我们当天下班后就往她老公的公司开去。她在路上还故意拨电话给她老公,询问他今天晚上是否在公司加班,要加到几点等等……
当一切都确定后,我们的车子直往她老公的公司开去。
因为我们公司在南,她老公公司在北,而且下班时间又容易塞车,等我们开到她老公公司时,都已经晚上七点多了。
这时我们将车停在她老公公司的巷口边,我问玟说:「我们该不会就这样一直等吧!」
她说:「不然怎么办?」然后她又「啊」了一声说:「我先去看看他的车在不在停车场。」于是玟下了车往她老公的公司停车场走去。

我等了一段时间,觉得玟怎么去这么久?我正想要下车望望时,看玟神色匆匆的快步加跑步过来,直说:「快上车,跟着那辆车!」玟的手直指着刚从她老公公司开出来的车,一直说:「快……跟上去!」
我马上跳上车子,引擎一发动就迅速的跟上了前面那辆车。
我问说:「妳干嘛!那是妳老公的车吗?」
她说:「对,而且她还载着一个女人。」(她气呼呼的说着)
我安慰她说:「我也载着一个女人呀,还是别人的老婆耶!」
她听我一说,白了我一眼,没有说话。
我再安慰她说:「也许妳老公只是载她下班或要去跟客人应酬而已。」
她说:「他的工作哪需要跟什么客人应酬!而且载同事下班,应该也顺路才载呀,怎么方向不对也载?」她又说:「何况他每天都近十一点才到家,现在才几点就载人回家,其他时间呢?还是那女的住台中?」
她越说越是气愤,于是我摸摸她的大腿说:「别气啦!别气啦!等一下就知道了嘛。女人都是这样,还没弄清楚就乱想……」(我好像有点在替我们男生讲话)
玟又白了我一眼。
说真的,我们还跟了有一段路,不过都保持着一段距离,还好我视力不错,一直没有跟丢。
这时候车子已经开到了内湖,车子停在一栋大楼的路边,应该是那女的住家吧!
我们见到女的下了车,原以为玟的老公真的只是送她回家,没想到这时候车子熄火了,她老公也下了车,女的还牵着玟的老公的手走进那栋大楼内。
这时候,我赶紧下了车,还跟玟说:「妳在车上等,不要乱跑。」
她莫名其妙的说:「你要干什么?」
我回说:「放心吧!等我。」于是我一说完话,快步的跟上她老公的后面,她老公也正开了大门要进去,我顺势说:「对不起,我住这里的。」
他们不疑有诈,让我进了门。我将门关上后,一起与他们等电梯。
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玟的老公本人。她老公长得也满不错,外表看起来也是斯文型的,个子高高魁魁。而身边的女生长得也满漂亮的,年纪应该比玟年轻,且个子还满高的,应该有165公分吧!胸部也满丰满的,应该有D罩杯。身上喷着香香又不刺鼻的香水,身材又超标準的,任何男人看到了也都想上,难怪玟会被那女的比下去。
电梯门开了,他们依旧牵着手步入电梯,而我跟在他们其后。
他们按了电梯的楼层后,我想不能按得比他们低,否则就无法跟监了,于是我按了比他们多了两层楼。
他们的楼层到了,两人步出电梯,我很留意地看了一下他们穿的鞋子,然后将电梯迅速关上门,直达我按的楼层。
电梯门一开,我即刻奔向安全梯往他们的楼层下去。当我到了该楼层后,确定了一下他们出电梯的方向后,便由该方向寻去。
这时我闻到那女的香水味道,我看见有几扇门,但不确定是哪一户,于是我慢慢的走过一户又一户,直到闻不到想水味道时,再往回走。确定了香水味道停止位置后,这个地方有两户住户,门是面对面的,不过还好刚刚有注意他们穿的鞋子,于是我打开放在门口的鞋柜看一看,果然有看见他们刚穿的鞋子。
当我确定是那一户之后,我就抄了门牌号码后即刻下楼。
我上了车后,玟问我:「你跟着进去干嘛?去了那么久。」
我拿了地址给她之后,随即发动车子离开现场,并在车上跟她说:「妳不要太惊讶!其实妳老公做的事和我们现在做的一样,所以妳真的要调适一下心情,不要回家后和妳老公大吵,否则我们的事也一样穿帮。」
她似乎听懂我的话,不再板着脸孔,但也不是很好看,于是我就载她去热闹一点的地方逛逛,然后很大胆的搂着她的腰,让她慢慢把气愤的心情调节一下。而玟似乎也有点报复的心理,也勾着我的腰一起逛大街,不再像以前都会害怕被发现。
隔了一天就是星期五了,这也是我一直期待的日子。因为她的MC也应该过去了,我想今晚应该可以再大干一场。
于是在上班的时候,我利用电邮问她:「妳的MC走了没?晚上要去哪?」
玟回信说:「已经走了。我想今天晚上离开台北,去哪都可以。你行吗?」
我看见后,忍不住拿起分机直接拨给她,问她:「干嘛?妳想去哪?要出去几天?妳老公呢?」
玟回答我说:「昨天我故意跟他说,我今天晚上要去高雄找同学,所以星期六、日都不在。还问他:要不要跟……结果他跟我说:不想去,因为我们这么多女人在,没什么意思,所以要我自己去。」玟继续说:「他说完后,脸上还得意的笑着呢!我看是要去会情妇吧!」
我则说:「既然妳已经跟妳老公请过假,那我们就去台南吧!」
玟回我说:「好啊!带我离开台北远远的,然后开开心心的玩个够。」
我又说:「那我们今天早点下班,我回去拿换洗衣服。」我又问:「妳呢?妳有带衣服吗?」
玟回说:「早带了。」
我说:「那下午三点,一样在巷口等。」
玟说:「好。」
于是我们在下午三点碰面后,我随即回家拿了几件轻便衣物,立即上了高速公路往台南方向去了。
一路上玟似乎故意忘掉不愉快,在车上还故意的搔首弄姿,有时拉下内衣间带,有时掀开裙子露出小内裤。由于天色有点昏暗,在车内更看不清楚她穿什么款式及颜色的内裤。玟更是大胆地拉下我的拉鍊,用湿纸巾擦拭了我的小弟弟后就张开口含了进去。
我一边开车一边享受着她的挑逗,而我也忍不住将右手往她的嫩穴摸去,摸着摸着才发现她穿着一件丁字裤,这时的我真的很想停在路肩,先跟她干起来再说。
就在我们享受的同时,玟似乎意犹未尽,她停止对小弟弟的吸含,伸手进裙内将自己的内裤脱下,这时候我才发现那是一件情趣内裤。她又用手慢慢地伸进她的衣服内,将内衣给脱掉,然后整个人再从前座钻到后座,翻着她带的包包。
没过多久,即看见她拿出一根假阳具,先在我面前摆来摆去,最后玟坐在后座掀起裙子,利用假阳具在她的穴穴上磨着。她一边磨,一边又用一根手指插进插出她的穴穴,然后嘴边还不断地「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哼着。
这时因为玟在后座,我看不见,只听见她在叫着,于是我利用点烟器插着小电灯,将灯光往后照,然后再将后视镜往下扳,让视线能够看到玟的穴穴。
我看着她慢慢地将假阳具往她的穴穴一深一浅的插入,我越看越兴奋,整部车内都是玟的淫蕩叫声。而玟也随着她的高潮,不时的更换姿势,有时坐着,有时躺着,有时又趴着……我看得可是目瞪口呆。
最后玟终于在高潮中结束了车上的淫慾表演,而我却后悔没有用V8将她自慰的情景拍下,以后可以拿出来慢慢欣赏她的表演。
大约晚上八点,我们到了台南。由于我是台南人,所以台南有哪几家饭店或汽车旅馆不错的,我都还满清楚的。于是我们住进了一家汽车旅馆,房价还满便宜的,里面有按摩床、按摩浴缸,及备有保险套及催情剂等。
我们等不及了,一进饭店就脱光了对方的衣服,然后一起进入浴室沖洗。由于刚刚在车上被玟挑逗的慾火一直都无法熄灭,所以我一进浴室只用水稍稍沖洗后,就提起小弟弟往玟的穴穴插了进去。
玟也叫了一声:「啊……好舒服喔……快干我……」
我从玟的背后抱住她,玟的一只脚跨在浴缸边,翘起高高的粉粉的屁股,而我则从她的后面将小弟弟一前一后的抽插着。
浴缸的放水声已经够大声了,而玟的淫叫声更是响亮,浴室中不断地迴荡着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声音。
此时,我要玟双脚跨着浴缸边缘,身体趴在浴缸边上,而我坐在玟的后面的浴缸边缘,然后提起小弟弟往玟的穴穴猛插进去。玟叫得更是大声,随着我的一前一后抽动,玟的声音也有高有低的「嗯啊」叫着。
我不断地前后摆动,而玟也与我反方向挺耸着来迎合我的动作,使我插得更深,直顶她的穴心深处。
不久,玟喊起:「啊~~我~~要~~飞了~~飞了~~飞了~~」玟的高潮来了。我随着她的呼叫,心情也随之高涨,小弟弟的血液也高涨了起来,并配合她的射阴洩出,我也跟着射精,两股淫水与精液的结合,热滚滚的感觉直冲玟的心头。
玟在我射精后,还意犹未尽地摇摆着屁股,只是我刚刚在车上被她挑逗得受不了,所以也才如此容易破功。
我慢慢抽出了小弟弟,看见精液也从玟的穴穴流了出来。我们相互洗着对方的身体,然后进入按摩浴缸一起泡澡。
洗完澡之后,我们肚子也稍稍饿了起来,我看了看手錶才九点多,于是我们出门去吃东西。
我带着玟吃遍了许多台南小吃,有冬归鸭麵线、黑白切、棺材板、肉圆、豆花等等,吃到两人直捧着肚子喊太饱了。
于是我建议去散散步,好让胃消化消化。我载着玟往安平方向去,那里有一座桥,一边是海,另一边是河,在晚上的时候,会有很多情侣开着车子在桥上幽会。桥上也会有很多摊贩,如果幽会饿了,还可买到东西吃。
我们到了桥上找了一个空位将车子停好,然后手牵着手从这一端散步到那一端。我们边走边聊天,也顺便规划明天的行程。
由于玟自从小时候来过台南后就再也没来过,于是我建议明天睡到自然醒,然后带她看看古蹟,也再顺便吃吃台南名产,她很高兴的说:「好。」
我又说:「明天晚上我们住高雄,晚上去见识见识钢管舞孃。」
说真的,钢管舞风行这么久,我还真的没见过,所以也很好奇。我想明天到高雄,就约出我的死党带我们去见识。
玟听我安排的行程,相当的有兴趣,于是我打了通电话给我朋友,问他明晚是否有空,他回我说:「有。」我就告诉他我明天的行程,然后再跟他约时间碰面。
我们散完了步,又去一家小餐厅喝饮料后才回汽车旅馆睡觉。
不过我们回到饭店睡觉前又干了一炮,至于细节不再详谈,因为明天晚上的节目会很精采,到时我再为各位好好的详述。
隔天,我们睡到了近十一点起床,我们退房后就去吃了午餐、然后一整个下午逛了赤崁楼、安平古堡、亿载金城、武庙等等……到了约下午五点我们才离开台南往高雄去了。
到了高雄我们住进福华饭店,那时约六点多。我打了通电话给我朋友,跟他约碰面时间与地点。
我朋友他叫「霖」,小我四岁,外表看起来很帅气,身高175公分,身材魁梧。
我跟霖约七点在鼓山渡轮码头碰面,因为他说钢管秀都必须到晚上十一点后才会有表演,所以建议先吃个饭再去看。
于是我们準时赴约到鼓山渡轮码头,果然看见霖在那等候。我们打了几句寒喧,并互相介绍后,就乘着渡轮到旗津。
霖带我们去了一家海鲜店用晚餐。用餐之间,我们三个不断地闲聊,并慢慢地也拉近玟与霖的距离,而不再那样的陌生。
玟也偷偷跟我说:「霖人满好的,活泼有活力,讲话也很有幽默感。」
我听到玟的讚赏,原本有一点吃味,不过突然想起要设计玟来一次3P,于是我也没告诉霖,只想慢慢地一步步找机会进行。不过,我却有告诉霖,玟并不是我女朋友,是我公司的同事,已经结婚;而且也告诉霖,我和玟已经发生过多次性关係,这次是因为她与老公不睦才想要出来走走散心。
霖听我这一说,也很惊讶!觉得我不是会这样做的人。不过他听我说,其实我们都在寻找自己的快乐时,就也相当的认同。
在我们用餐时,也喝了几瓶啤酒。用完餐后,带着点点酒意,我们逛起旗津的夜市,并走向沙滩聊天。
虽然一路走过来,我都是一直搂着玟的腰,或牵着她的手,霖却是在言语上也显得越来越带点性话题,不过我见玟高兴的模样,却也不反对,便让这样的气氛一直维持下去。
我们约到了九点半,开始往回走,并搭渡轮回到了高雄。我们三个人开着一辆车,霖带着我们往钢管店开过去。
到了钢管店门口,听见隆隆巨响的音乐声,以及几位小姐站在门内準备迎接到访的客人。我们由其中一位小姐带到一个座位,这个座位好极了,位置正对着钢管舞台,且位子的设计是圆形,椅子就好像C字型,桌子在C中间,缺口是走道。
这种位置为什么最好?因为玟刚好可以坐中间,而我和霖则坐在她的两边,这样我就可以设计让霖对玟上下其手。
我们坐下位子后,带位的小姐就是坐檯小姐,我们点了伏特加后,我随即要霖请小姐离开,不要打扰我们。小姐离开后,我们开始调着酒,然后每人各倒一杯,一边聊天一边喝酒,等待十一点半的表演到来。
在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喝着酒的同时,我的手摸着玟的背,然后又慢慢下滑到臀部,採用画圆形的方式抚摸着她;然后又将手游移到大腿上,在玟的大腿上不停地前后摸着,偶尔碰触一下玟的私处,虽然隔着一层布,不过小弟弟依旧起了反应。
这时候霖也发现我的手在玟的身上不断地摸着,我故意用眼神示意,要霖也将手伸出来抚摸着玟。霖对我使个不敢的眼神,我眼神坚定的告诉霖:没关係!于是霖慢慢地将手放在玟的背上,我则迅速地将手抽开,然后由霖在玟的背后摸着,玟并未发现摸她的手已经换人了。
我见霖摸着玟的背摸了许久,都不敢有任何动静,于是我在玟后面抓起霖的手,慢慢地往下移到玟的臀部上,这时霖才大胆地抚摸着玟的屁股。
其实在霖摸着玟的时候,玟似乎也感觉到有异样,稍微的看着我,不过我迅速的又将手放回玟的背后,才不至于穿帮。
酒越喝越多,三人也越来越有点不清楚,尤其是玟已经到了歇息状态。
我问玟说:「喝太多了是不是?」
玟说:「还好啦!聊天吗?」
这时候我竟然忘记霖的手在玟的背后摸着,又将我自己的手摸上玟的大腿,可是玟竟然没有发现,还用自己的手抓着我的手,往她的私处摸去。
我不断地搓着她的小短裤,然后又从玟的裤缝中将手指伸进去摸着,玟也稍稍的张开嘴巴享受着。
这时我又示意要霖将手伸向玟的大腿,因为我发现玟似乎有了六七分醉。可是霖又显现出不敢的眼神,我一再的要他伸过来,霖才慢慢地将手放在玟的大腿上。于是我将手拿开,我要霖抚摸玟的大腿,霖也慢慢地由轻轻的摸,到后来变成用力的摸。
我又示意霖将手指伸入玟的裤缝内,霖才试探性地慢慢用一根手指探入,觉得安全后,才敢用力地伸入玟的裤缝内摸着玟的穴穴。
霖正开始摸不到两分钟,隆隆的音乐声响起,钢管秀正式开始表演。玟被这音乐声的震撼,整个人醒了过来;霖也一样被音乐声一震,迅速将手抽了回来,留了湿湿的淫水在他的手指上。
这时一位钢管辣妹穿着一套护士服上了舞台,台下的人为之疯狂。辣妹随着音乐,猛力地摇摆着屁股与甩着她胸前两粒D罩杯的奶子,时而露出内裤,时而露出深深的乳沟。
辣妹跳了约二分钟,便跳下舞台,找了一个客人,在客人身上不断地跳舞,并做出一些淫蕩的动作。客人给了辣妹小费后,她又跳上了舞台。
这时钢管辣妹将她的护士服脱掉,放下她的头髮,全身上下只剩下胸罩与内裤,而且内裤还是丁字裤,露出浑圆的屁股,真是性感。
她在台上跳了一下后,随即又下台找客人下手,几乎每一桌都被她找过。
到了我们这一桌时,霖很快的跑离开,只留下错愕的我和玟坐在原位上。辣妹跳上我身上,将浑圆的屁股坐在我的小弟弟上,然后抽出我的皮带,猛往沙发背抽着,屁股也在我的大腿与小弟弟间前后的磨擦着。
接着,辣妹又将她的双乳往我的脸上左右拍打着,这是我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用胸部撞我的脸,不过还蛮舒服的。而这时的我也不甘示弱,将空闲的双手抱住她的屁股,轻轻的捏了一下,觉得她的屁股有弹性又有肉感。
由于我已经浑然忘我了,霖替我给了她小费后,她才说了声:「谢谢!」即离开我身上,又去下一桌的客人了。
就这样她每一桌的客人都收了小费,我猜她这一场下来,少说也有五、六千元以上。
当这钢管辣妹秀表演结束后,也已经十二点了,我们又继续喝酒聊天。
约过半小时后,发现玟已经快不行了,于是我问她说:「妳还行吗?」
玟回说:「嗯……」
我听她的声音就知道快不行,于是我又问她:「那我们将酒带回饭店继续喝好了,好不好?」玟这才勉强的挤出了一个「好」字。
于是我们买了单,我扶着玟上了车回到饭店。
我们三人回到饭店后,玟其实也还有点清醒,说她醉嘛,其实她约六、七分醉,还不至于全醉倒。
我叫霖自己开电视看,我则替玟洗澡换轻便的衣服。
我随即翻开玟的包包拿了她的一件背心与短裤,就抱着玟进浴室沖洗。我在帮玟沖洗时,也稍微触摸她敏感的地带,有意挑起她的慾火。
我们洗完澡后走出浴室,我随即也要霖去沖洗一下。而玟的酒意也稍稍的醒了,见霖进去浴室后,问我说:「喂!你要他洗澡干嘛?」
我说:「干妳呀!妳不是说想尝试3P吗?反正我也没玩过,这就来吧!」
玟说:「不要啦!和他又不熟。而且我会怕。」
我听她不断地哀求着,只好敷衍她说:「好啦!我只是让他也清醒一下,免得他酒后乱性。」
当霖在沖洗时,我与玟已经在床上打得火热了,我们不断地抚摸着对方的敏感地带,就是不敢脱去身上的衣服。
过了一会,霖出了浴室,我与玟又恢复像没事发生一样的躺在床上。
这时候我又拿起刚刚未喝完的伏特加,倒了三杯加上冰块,三人一起喝着小酒聊起天来。我不断地要玟多喝一点,玟喝完了一杯,我又帮她再倒一杯。
这时我故意将手碰到她的乳头,她看了我一眼后,没有任何退缩与反对。
此时,我有点受不了了,直接将她抱起来吻。我从玟的嘴吻向她的耳朵,再吻向脖子,两手则抓住玟的双乳猛力的搓揉着,吻得玟全身慾火难耐。玟也受不了,也管不了有霖的存在,于是一只手也开始摸着我的小弟弟;我也不甘示弱的将一只手慢慢地从乳房往下滑,滑进玟的裤子里。
由于刚刚帮玟洗澡时,我并未帮她拿内裤,所以我的手一伸进玟的裤子里时就随即摸到了她的穴穴。玟也因为我的抚摸而性慾高涨,便将手也往我的裤内摸去,整只手抓住我的小弟弟上下搓揉着。
而霖坐在沙发上,仿如在看一场真人表演性爱秀。
我在玟的耳朵边说:「妳现在热不热?」
玟回说:「热,好热……」
我又说:「那我帮妳把衣服脱掉好不好?」
玟说:「不好啦!要脱大家一起脱,才不吃亏。」
于是我跟她说:「好。」我自己先脱了衣服后,再帮玟脱去衣服。
这一脱,玟的双乳正呈现在霖的面前。
此时玟也对着霖说:「你也要脱呀!」霖一听到,也配合的将上衣脱掉。
此时我慢慢地揉着玟的乳房,也用嘴吸着玟的乳头。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看着玟反而觉得她更美,更香。
过了一会,我问玟说:「帮我含好吗?」
玟点了点头,我们换了位置,我靠在枕头上躺卧着,玟则用跪姿脱下我的裤子,屁股对着霖,头低下来张开了口,含入我整根小弟弟。
玟的口技果然不错,马上就把我含上了颠峰。
我示意要霖也一起过来,霖似乎不敢,我用手指着玟的屁股说:「霖也一起来玩吧!」
玟听见我这样一说,忽然停了下来,但却没有说任何话,又继续的含着。
霖听我这一说,而玟又没有反对,他才起了身走到床边,伸出双手隔着裤子摸着玟的屁股,也摸着玟的大腿。
霖越摸越性奋,慢慢地将双手移到玟的乳房摸去,玟稍稍的抖退了一下,随即又恢复刚刚的姿势,不断地含着我的小弟弟。而霖也更大胆的用嘴舔遍玟的背及大腿,最后也将头伸入玟的身体下方,用他的嘴巴吸着玟的乳头,也舔着玟的乳房。
霖似乎嚐到好东西,他舔遍了玟的全身,玟受不了霖的亲吻,情不自禁的也轻轻「啊」了几声。
这时我对着霖说:「我都脱了,你们还不脱?」又说:「霖,将玟的裤子脱了,你自己也脱了吧!」
于是我看见霖将玟的裤子脱了下来,玟还轻轻的抬起了脚,让霖将她的裤子全褪去。
接着霖也脱光他自己身上的衣物,我们三人全裸的在床上。霖看见玟雪白的屁股和粉嫩的穴穴,却不知道要如何下手,不过过了一会,霖的双手摸起了玟的两片滑臀,然后再用一根手指头在玟的穴穴上磨着,再轻轻的探索着玟的穴穴。玟受不了这样的搓揉,不断地叫着,并且不停摆动着屁股,穴穴也流出了大量的淫水。
霖的慾火越来越旺,见到玟的淫水流出,竟用他的嘴巴舔起玟的穴穴来。
霖此时说:「玟,妳的淫水好香喔!好好吃。」玟羞得整个脸都红了。
霖不断地用舌头舔着玟的敏感部位,也将舌头伸入玟的穴内,并不断地扰动着。我见两人越来越Hi,于是昂起身来採用跪姿让玟含着小弟弟,再让玟的一只手抓上霖的小弟弟。
但过了不久,我也受不了,我要霖躺在我刚刚的位置,要玟含霖的小弟弟,玟二话不说的张开口将霖的小弟弟含了进去,而我则在玟的后面提起小弟弟往玟的穴穴里插了进去。
玟「啊」的叫了一声,然后又再低头去含霖的小弟弟,一边含还一边不断发出「啊~~啊~~」的叫声。我抽插得越是厉害,玟的叫声也越大,似乎停止了对霖的口交。霖见状便用手压着玟的头吸他的小弟弟,这样看起来似乎已经有种被强暴的感觉。
过了一会,我要玟仰卧在床上,换霖来干玟的穴穴。霖一个转身来到玟的脚边,将玟的双脚抬高张开,挺着小弟弟往玟的穴穴轻轻的插进去。
由于霖的小弟弟的尺寸也不小,故玟也叫了一声:「好大喔~~」然后霖就由慢转快的抽插起来;我则跪在玟的头边,将小弟弟再插入玟的嘴中,让玟帮我吸吮。
但由于玟要转头含我的小弟弟很不好含,于是我跨坐在玟的胸前,再多垫一个枕头在玟的头下,让玟的头垫高,我再顺势的将小弟弟插入玟的口中,一插一放的干起玟的嘴巴。就这样,我们一人一个洞的玩起玟来了。
这样的姿势过了一会,玟的第一次高潮被霖玩出来了,她吐出我的小弟弟,张开嘴大声叫着,洩出来的大量淫水被霖抽插得「噗滋」作响。
我们在玟高潮平伏下来后又换了姿势,我将玟压在床边,腹部靠在床沿,膝盖跪地,上身趴在床上,而且是床的角落边。我站在玟的后面,提起小弟弟往玟的嫩穴插了进去,九浅一深的插着;而霖则站在床的另一边,将小弟弟往玟的嘴里送。
我们极兴奋的干着玟,玟也随之越来越大声,也越来越性奋,并不断地高叫着:「快干我,干死我吧!」我们听到后更是卖力地抽插着。
过了不久,玟又喊出:「飞了~~我要飞了~~」
玟的第二次高潮来了,我更是用力干着玟,玟更叫着:「飞好高喔~~」
最后玟的声音逐渐消弱后,我示意换霖来干玟。在霖还没插入之前,我故意在旁边用双手扳开玟的两片屁股,让穴穴完全露出来,然后霖提起小弟弟猛力一插,这一插绝对捅到了穴心深处。
玟大叫一声:「啊~~好深啊!」连身子也弓了起来。
我继续扳着玟的屁股让霖干着玟,霖看见这样的姿势竟也不再怜惜,用力地干着玟的穴心。玟不断地叫着,双手一直拉着床单,不知道她是爽到受不了,还是痛到受不了。
就在玟的淫叫声中,听到她又叫出:「要飞了~~我要飞了~~不要停~~快干我~~」
我示意霖继续用力干,过没多久,玟又再大喊:「飞了~~我飞了~~飞好高喔~~」全身猛抖着。
在第三次高潮后,我把玟抱起将她放上沙发,双脚跨在沙发的扶手上,我则趴在玟的身上,提起小弟弟往满满都是淫水的穴洞插入,玟只是轻叫一声,我随即猛插了起来。霖则是在旁边一只手搓着玟的乳房,一只手伸入玟的阴蒂上搓揉着,嘴巴还不停地与玟的双唇对吻,两人的舌头还不停地缠绕着。
这样的情景真的像极了A片上的3P,我们极尽能事地蹂躏着玟,四手双嘴双屌不断地在玟的身上揉搓着。
过没多久,玟的高潮又来了,越是后面,玟的高潮越是容易达到。于是我又与霖交换位置,每次换一个姿势,都是我先干着玟,然后再换霖。我们从床上干到沙发,又从沙发干到地板上,再干回床上。
我们也曾经试过要两根小弟弟一起插一个穴,只是两人的小弟弟都真的太粗了,玟受不了疼痛而没有成功。
最后我们回到床上,玟趴在床上,腹部下垫一个枕头,让臀部抬高,好让我们的小弟弟更加容易进出。
同样的我先干了玟的淫穴,抽插了上百下,我已经快不行了,于是我在玟的耳边说:「我不行了,要射了喔!」
她喘着气回我说:「再等一下……用力干我,我也快来了。」
于是我在玟的高潮来临时,将精液射入她的穴心,并和玟的淫液相结合。
当精液完全射清后,我立刻抽出,精液在玟的体内还来不及流出时,霖即刻又插了进去。原本玟已经瘫痪得不想再动了,但由于霖的钢硬的小弟弟插入,使得玟不叫都不行。
一样的,霖在「劈劈啪啪」地抽插了上百下后,也已经快不行了,于是霖也说:「我快射了。」
这次玟没有说话,反而是我说:「射进去吧!」
霖也照我的话,速度越插越快,脸上的表情也有点抽筋一样,最后听见霖叫了几声「啊~~」后,便将所有的精液射入了玟的穴心内,热滚滚的精液使玟也畅快地叫了几声。
当霖抽出小弟弟时,因为穴内太满了,精液快速的流了出来。我看到玟的阴唇都被我们干得红肿起来,再配合起糊满的白白精液,那对比有够强烈的。
我们三人摊在床上各一角,过了一会我起身问玟要不要去沖水,她说:「我好累喔!想先躺一下,等一下再去。」于是我转身要进浴室时,霖说:「喂!我也要先走了。」
我问说:「你不在这过夜吗?」
霖说:「不了,这床挤不下三个人的。况且你已经对我够好了,还把女人分给我玩,我怎好意思再耽误你们的时间呢!」
我说:「好吧!明天有空再Call你。」
于是霖穿好衣服后,到玟身边说:「玟,我先走了。你好美喔!愿有机会再来一次。」我听了也楞了一下,想不到霖对玟这么喜欢。
不过说真的,玟的外表是真的满漂亮的,身材比例也很均匀,只有胸部稍小而已,不过却不减她的美丽外表。
于是我进了浴室沖水,沖到一半,见玟也进来和我一起沖浴,我很邪恶的问她:「今晚舒不舒服呀?」
她说:「你真的让我给别人玩了。」
我回说:「是妳自己叫他脱衣服的,而且也是妳自己主动去抓人家的小弟弟的。妳也没有说不要。」
她翘起嘴来说:「人家以为你会替我挡嘛!」
我又问:「到底舒不舒服,刺不刺激嘛?」
她回说:「是很舒服,不过也有点痛。但倒是满刺激的。」
我又问:「怎么刺激法?」
她说:「刚开始感觉好像是我在玩两个男的,但到后面却觉得好像被强姦一样,感觉有很多人在玩我,因为下面好像都没有停过,一直被插着。」
我又问说:「下面一根,上面也一根,感觉怎样?」
她回说:「很特别,也很好玩,感觉好舒服。」
我又说:「下次再玩时,妳就不会怕了,而且一定会更主动。」
她说:「也许吧!」
我又问:「那要不要找三个人一起干妳?」
她急忙回说:「不要啦!太多了会受不了的。」
我说:「妳只要躺着就好了,由我们来干妳就行了。」
她说:「不要,我会怕。」
于是我们在边沖洗边聊天后,回到床上睡觉,一觉就睡到了隔天中午了。
隔天起床后,我们又干了一炮,然后也没玩什么,吃完午餐后就準备回台北了。
对了!在吃午餐前,我还对玟说:「找霖出来一起吃午餐好了。」她还不好意思的说:「不要啦!认识当天就被……很不好意思啦!」
说得也对,女人还是有一些矜持的好。
在回程的路上,玟对我说,其实昨天晚上她很清楚自己一定会被霖玩,不过她是抱着报复老公的心态去玩的,所以她也就不那么的害怕,但倒也玩出心得与兴趣来了。在车上还跟我不断地讨论着,应该如何开始,如何玩她呢?也说下次她要帮我找一个女的玩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