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凌辱的安魂曲
               (1)
  东邦集团会长城之内基彦的葬礼在世田谷区成城盛大地举行。死因是帆船引起的溺死事故,在四十四岁的壮年……。
  将丧服的带子解开后,和美把手放在胸前。从通夜一直到葬礼完毕都很忙,大概有两天都没入睡。虽然只有二十六岁,但一解除了紧张感之后,疲劳的感觉马上随后而至。
  要应付的不只是葬仪社的人,以及祭拜的访客等几百人而已。另外还有杂誌社,及蜂拥而上的照像机行列。
  儘管那样却一点也没有想睡的感觉。总觉得身体全身发热,从衣带底下胸部紧绷的程度,可以得知,那是由于慾求不满所致。
  当用手指去触摸那白而下垂的胸部时。
  「啊……」的一声。
  那种敏锐的感觉,简直有点超乎了想像。如果用手从她那双峰的山脚下,一直沿着山脊往山顶上摸过去的话,又更有一番难以言喻的美感。
  一面颤抖着身子,和美弯起那穿着白色袜子的足尖。大概是因为这种甜美的冲击,使人久久无法忘怀之故吧!
  和基彦两年的婚姻生活,并非相当美满。特别是最近的这一年,都分房而睡。虽然心中觉得不满,却又不想让他敷衍式地拥抱。而这份情也随着丈夫葬礼的结束,而想一股脑儿的喷出来。
  敞开丧服的下摆,露出了一双线条均匀的脚。虽然膝盖以下是那么的细长,但膝盖以上的大腿,却拥有已婚妇女般的丰盈。
  而在那两只大腿的底,则有白色的三角裤包装着,那隆起的又带有诱惑性的部位。
  如果用手指轻拨那儿的话,快乐的波纹就会传到身上的各个部位去。如果再将手指头,用力将那隆起的部位往上托的话,那愉快的程度更不在话下。
  即使是现在也好像有快溢出来的感觉。如果那样的话,就难以挽回了,一直到目前为止,每当她遇到有肉慾上的需求时,总是以自己的理性来排除。
  当她将手放回衣带上时,突然听到楼下有声响。和美想可能是错觉吧!因为女佣及司机,也已经各自回到他们的屋子去了。
  和美虽然有听过专门对丧礼的香典下手的小偷,但像她们这样的屋子,似乎不是那么容易侵入的。
  正因为如此所以特别令和美留意。她整理了丧服走出寝室。从楼下那间,当做祭坛的和室中漏出一丝的灯光。
  「谁在那儿?」
  和美叫唤了一声之后,就打开那只开了数公分的纸门。在那同时她被人用布从后面塞入口中。她一面喊叫一面挣扎着,当她吸入那渗进布里面的药物后,就失去了知觉了。
               (2)
  由于感觉手腕处有些微的疼痛,和美于是恢复了知觉。一睁开眼但觉四周是一片黑暗。扭动着身躯皱着双眉。两只手被绳索绑挂在头上处。
  但两只脚却可以站立在地面上,由于有腿部的支撑,可以稍稍减少手腕的疼痛,嘴却被毛巾堵得死死的。
  和美简直想不透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。只记得好像不知是被某人用药物,弄得失去了意识。
  (会不会是被绑架了呢……)
  当想到这里时,眼前突然现出一片光亮。暴露在照相用的光线下,和美显得有点目眩。
  儘管如此,她尽量地避开那强光朝前探去。
  发现了前方处有个葬礼用的祭坛。因此可以断定自己并非是被绑架的。在左右两个强光的中央,有一架录影机被架设着。
  有个男人走到录影机的背后来。和美睁大了眼看到那男人头戴只露出眼口部分的蒙面。其他只穿着一件蓝色的三角裤。
  身体大概有一百八十公分左右,没有一点赘肉,有着褐色而健美的肌肉。而那三角裤的前面,已经涨得鼓鼓的。和美赶快很狼狈的将眼光逃开。
  那男人好像要夸示那里似地向前靠来,面具下那男人的眼睛,是那样地冷酷,且又带着野兽般的情慾似地注视着和美。
  那过去会被称为东邦电视的美女播报员,所拥有的美貌,仍然未被岁月所改变。本来就很动人的年轻女人的丧服模样,就漂散着楚楚动人的美丽。
  而且身为人妻的和美,除了播报员时代的那种所谓的知性派美人的代表的那种清洁美之外,更加上了身为社长夫人的那种成熟的美。
  和美吓得缩成一团。在此时他突然觉得那男人的眼神,好像很面熟。
  那男人不声不息地走到和美背后,将手往前探到前面的胸部,毫无忌惮地摸了起来。
  「呜……呜……」
  和美的嘴从毛巾底下发出呻吟。从屋樑上垂下来的绳子绑住手臂,她死命地去拉引那绳子,而捲曲着身子。
  那男人的手,并不理会她的反应,仍然将手伸进那娇嫩,而坚挺的胸部去揉弄。
  由于觉得很不愉快,和美全身觉得战慄。丝毫没有那种曾在寝室中有过的那种甘美的感觉。有的只是嫌恶和恐怖。
  那男人的手一移开胸部后,就移到她的腰,而后是那小巧的臀部,离开那层丧服,毫无顾忌地摸着。
  和美扭动着身子,顺便探知男人的意图。他应该不是个小偷,很显然地他所想要的并不是钱,而是她的身体。但又并非是那种单纯的色情狂。
  他甚至备足了灯光,以及录影器材。而且还选在丈夫葬礼的那个晚上行兇。似乎是有特别的用意。
  那男人的手抓住丧服的下摆,和白色的乳罩,将它们由足部一直往上掀。
  「嗯……」
  和美拼命将手贴紧想要防止,但似乎防不胜防,那仅仅的一条绳子,就足以剥夺她所有的抵抗力。
  脱着脱到她那两只大腿处,那苗条而舒展并且饱满的大腿,如果穿上那紧身的迷你裤,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  当他一直捲到腰部时,终于被和服的带子所挡住了。
  和美背过脸去,在无意识之下,将腿屈成弓形,想要逃避录影机的镜头。
  下半身除了那白色的裤子之外,还有那白色的三角裤。普通在穿和服时,是不穿三角裤的。而在通夜的时候也没有穿,但是今天由于时间比较长,所以穿上了它。
  当然那是一种毫无装饰的简单型三角裤。但是是一种大胆的剪裁,在腰骨的部位用一条细细的绳子连接,而且在后面的部位,在那屁股的夹缝间的部份,以那薄薄的布包住,让那两个浑圆的小丘托了出来。
  那是一种在穿洋装时,不太常穿的具有挑逗性的三角裤。但在穿和服的时候,由于布的质料的关係,并不会将那三角裤的形状显露出来,因此不会有失态的情形发生。
  虽是如此,但在丈夫的祭坛前进行葬礼之时,里面穿着那样的东西,总是让和美觉得很不好意思。
  那男人抓起那似乎是要挣破三角裤的两片半球体。
  「呜呜……」
  那吓得缩成一团的和美,她那雪白的颈子上那嘴唇,突然地打起哆嗦来。那嘴唇紧紧地咬着。而那男人又将手伸到胸部来了,用尽力量要褪去那丧服,而在此时那两个丰满的乳房,也弹了出来。
               (3)
  从丧服中跑出来的那两个丰乳,和她那知性派的容貌,简直有点不太谐调。那苗条的身段上,好像挂着两个挂钟似地。
  和臀部一样地呈现完美无缺的半球形,而那中心的乳头,则好像是被用线吊起来似地微微上扬,而不用说那是一种淡淡的粉红色。
  而那男人用他那五只手指头,由下往上抄起那两个肉球尽情地揉弄着。
  「哦……」
  和美心里直打哆嗦。在男人的面前暴露肌肤,甚至被揉弄胸部,已经是一年多未曾有的事了。但那种揉弄的方式,并非是一种爱抚,倒不如说它是一种乱搞。是一种年轻像野兽一样饥渴的爱抚。
  那是一个身长且手掌也很大的男人,而那两个乳房,也被他抚弄得饱饱满满的。
  那男人的唇由颈部一直吸到耳根处,一只手继续蹂躏着双乳,而另外一只手也摸到腹下来了。
  「哦……」
  全身好像被一阵寒气所侵袭,和美拼命地想捲起自己的大腿。那滑向下腹的粗大的手指,隔着白色的三角裤抚弄着顶部,在开始探索那更深更软的底部。
  用手掌抓住顶端,并用那四只剩下的手指,开始搓那位于深处的部份,和美紧紧地将两脚夹住。
  身为君临天下的东邦电视台的社长夫人,或者是播报员时代,以及被称为才德兼备的皇后之女学生时代,从未被男人这样子对待过。
  至少在现世中,并不允许有人对她做出这种动作的状况,至少也没有想到过,居然会有这种事的发生。
  但现在居然有一个完全不相识的男人,随心所欲地对她的身体做一些恶作剧,抚弄那被公认的美乳,凌辱她的屁股,并且抚摸她那三角裤的突起处。
  简直就是一个恶梦。那简直和自己在寝室中手淫时,所幻想的情结不谋而合那男人随后将他的手及唇移开了。由背后用手指去触那三角裤的边缘。
  「哇……」
  闭上眼,和美本能地别开了脸。三角裤被从屁股上拉了下来。
  (快被侵犯了……)
  在绝望下她的愤怒爆发了出来。
  那简直是一个恶劣男人的作法。他如果侵犯她的话,可以在她意识不明时,脱掉她的丧服,要怎么抱都可以。但他没有那么做,主要是想要用录影机拍下她那被羞耻和污辱所苦时的容貌。
  如果抵抗而挣扎的话,反而中了那男人的计。虽然那么想,但当那男人的手侵入丧服底下的肌肤时,也无法任由摆布,如果被侵犯的话,也不能坐以待毙。
  在播报员那个时代,和美能够被推崇为视听率播报员,那样地受欢迎,并非单单是靠着男性的支持,另外也有众多女性观众的支持。也就是被众多女性公认为「上班族女性」的典範。
  而和美也认为,像现今日本的这种社会环境下,女人是应该到外头工作才对。所谓男人较适合社会生活,而女人不适合社会生活的说法是不对的。
  所谓适合社会生活,绝非以男女来作区别,而是依照个人的能力来作区别的。
  事实上在她生活四周,也有些男人是比较适合做家事的。
  而且和美也认为现代社会,最起码必须做到女男同权的地步。
  但是这基本的权利,居然要因为卑劣的暴力而毁于一旦,这是相当无法容忍的。
  对于脱去自己的三角裤的男人,和美以极为愤怒及憎恨的眼光去鄙视他。那男人又无言地重新抓住绑着和美手臂的绳索往侧面拉。
  「喔……」
  和美的眼睛因为受到惊吓而张开了。两手虽然被剥夺了自由,但下肢仍然可以自由活动,因此并不那么容易让对方下手。
  但那双均整的大腿,最后仍然不敌的被那男人弄开了。
  虽然已经被如野兽般的情慾所煽动着,但那男人看起来仍然相当冷静。将她左右脚上的绳子固定在柱子上以后,男人从房间的角落取出一只透明的瓶子,站在和美身前。
  由于已经没法抵抗,将丧服下的两脚没体统地开着。和美以害怕的目光看着那男人。
  那男人站在和美面前,将自己内裤褪下。顿时一根巨大阳具暴露出来。
  在那一瞬间和美被那跳出来的东西深深吸引住了。那褐色的并且朝着天花板做出美丽形状,而且那前端是那么地涨大着。
  和美慌张地别过脸去,那是她第一次看到所谓情慾的証据。
               (4)
  那不仅仅是大而已。在那表面有几个突起的地方。以前也曾听说过一些黑道的男性,在那个地方镶上珍珠之类的东西,但此次则是第一次拜见此玩意儿。
  男人从手中的瓶子中倒出橄榄油,在和美的面前在自己的肉棒上涂上一层橄榄油,似乎是在夸耀一般。他那玩意儿的确值得嘉奖一番的。
  那男人似乎也想在和美的下腹之处涂上橄榄油,而趋近和美。
  「哼……」
  由于污辱及不安,使得和美死命地拉着绑在手上的绳索。那男人在和美那多毛,而有生命力且散发光豔的花唇上涂满橄榄油。
  那粗大的指头直深入那看似无骨的花唇的窄处,将它翻开并继续深入更深的地方,那粘粘的液体布满其中。当然除了那最敏感的小珍珠之外,她体内都被用心地涂满了橄榄油了。
  和美虽然闭起了眼睛,但仍深锁眉头,并且死命地咬着含在口中的毛巾。大概马上要被侵犯了。她已觉悟到自己的身体,将会被那充满情慾的男人,所打开并穿过,已经无法逃避了。
  只有觉悟了,但自己的下体被那男人随心所慾的手指所挑动,心中却非常的不甘心。
  已经有一年没有被男人抱过了。即使是自己的丈夫也没有。而那肉体居然要在举行过丈夫葬礼后的那一晚,被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,用指头去侮辱。
  男人走到她身后,在她那筋肉均整的屁眼间,也抹上了橄榄油。
  在丧服被拉起后,百分之百露在外头见人的屁股上,男人伸出了魔手。
  「呜呜……」
  虽然自知抵抗无用,但和美仍捲起腰意图做最后的抵抗。但那男人的腕力制伏住和美苗条的身体之后,就靠着张开着的大腿的力量,从和美身后试着要将肉棒押进和美的屁眼。
  「不要!」
  在被毛巾塞住的嘴中,虽然发出抵抗的叫声,和美的手牵动着手上的绳子,颤抖着两腿。
  而在那一瞬间,那男人的前端插入了未亡人和美的体内。
  「哇……」
  和美那发青的脸,在剎那发生了痉挛,而那像白桃一样的屁股,好像要被分成两半似的。
  虽然带了点冲击性,但事实上一点儿都不痛。那是因为有油的润滑作用。而且那男人虽然看起来粗野,但至目前为止还不曾动粗,至少可以从他插入时的动作看得出来。
  那插入体内的前端,紧接着又从正下方用慢速度前进着。他大概想如果不这样做的话,和美的身体恐无法配合吧!但不管进入的时候是如何地慎重,他所带来的冲击和压倒感渐次地变大。
  和美好像要窒息一般。到目前为止,只被自己的丈夫和学生时代的两个男友搞过。而现在这个男人的肉棒,和他们三人做比较的话,简直就是拿大人的和小孩作比较一样。而且她也还没有生过小孩子的经验。
  因此,和美的身体也配合着那未知的大而徐徐地张大着。那里不只是大而已,那种像钢铁一样的硬度,像烙铁一样灼热的东西,对和美来说都是第一次。
  从和美那小巧的鼻子中发出轻轻的喘息。她的四肢已经用尽了力量,而且已经放弃了本能的抵抗能力。
  那是由于那兇器,那个生气勃勃的肉棒,所带来的威压感的作用吧!而且如果搞不好,还可能会弄坏自己的身子吧!
  而已经装入和美体内的肉棒的容积,可以说是目前所经验过其他容积的两倍。而且那肉棒才只送到一半而已。
  而这其实并非全凭和美自己的感觉而已。她也从身体左侧的镜子中看到了这一切。在那开着的门后的那片镜子上,映出了丧服被拉到屁股之上,而背后有个高个子的男人,正抱着她的屁股。
  但更可怖的是,虽然和美身体中,已经有了这种存在感了,但那男人的腰,居然仍然和和美有十几公分的距离,而且和美的屁股和那男人的腰,则被一根褐色的肉棒所串连着。
  那不仅仅是因为那男人的肉棒实在太长太大,还表示和美的身子仍必须受一番折腾。
  但自己的精神不用说,就是肉体上也无法再承受了。那男人似乎也看得懂和美的心意,因此停止前进而开始抽出。
  和美放下心,而鬆了口气。
  「哇……」
  而在那瞬间从和美的喉咙深处,放出了一声悲呜。而被抽出的肉棒又马上的押入然后又抽出,开始了规律性的抽送。
  被强暴的话,当然对方一定会做这个动作,但由于那肉棒的冲击性,实在太大了,简直无法想像那肉棒要是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的话,不知道会是何种光景。
  藉着橄榄油的助力,而能在和和美的意志无关的状况下,以一定的步调进进出出。
  和美因四肢无力,所以完全将力量放在屁股上,一直地忍耐着。既然已经被强暴了,现在所能做的,就是早点满足这个男人的慾望吧!
  (再忍耐一点,就可以了……)
  被强暴的那种屈辱感和冲击,就把它付诸流水吧,尽量往好处光明面想想吧!和美如此地鼓舞自己。
  大概只要再过几分钟,顶多五分钟就可以了吧!不管怎么苦总有结束的时候吧!
  那男人以一定的韵律进进出出,和美的手脚皆很长,且拥有很奢华的细腰。而那雪白的肌肤,配合那样的黑色丧服,简直有一股罪恶似的妖豔感。
  而且在该有肉的地方就有肉。毫不保留地将肉在那儿,而且看起来又是如此年轻而有朝气,全体的配合是如此地对称。
  而且其中那条由胸部一直到屁股的曲线,就足够使男人丧失理智。
  大概是这样吧,过去那三个男人,每当从后面来的话,总是显得相当早洩。正常时如果有五分钟的话,如果从后面来时,则通常只能有一半的时间。但从来就没有特别觉得不满过,总是以为和男人作爱,大概就是这么回事。
  但总是有例外,就像目前将肉棒插在身上的这个男人。
  已经足足超过五分钟了,大概也过了十分钟了吧!
  但那男人好像机械那样地準确的做反覆的进进出出。不缓也不急地,好像很有时间的样子,已经足足地在她那芳香的屁眼上,进进出出有十分钟了!
  (啊……啊……)
  由于屁眼有不同的感觉,使和美发出叫声。
  那一直在她体内从事规则性进出的肉棒,接着又开始要朝更深的地方前进。但并非那种很猴急的样子,而是以小幅度地準确地在前进。
  啊!大概进不去了吧!但连和美也觉得奇怪的是,她的身子居然逐渐地展开去迎接那肉棒。
  那前十分钟的规律性进出运动,应该是此后活动之热身吧!
  受到那肉棒更深入的冲击,和美的身子,快乐地好像要飞起来。
  已经在她体内足足有十分钟之久的那肉棒,又再次努力不懈地要让和美感觉到他那独特的触感。
  「喔……喔……嗯……」
  随着那小幅度的运动,那肉棒又更为深入体内,而和美毛巾下的叫声也愈叫愈起劲。如果那男人一口气刺穿的话,恐怕和美会叫得更起劲,甚至昏倒吧!
  渐渐地肉棒也达到了接合处,和美的屁眼和男人的腰,已经接合在一起了,密密地接合在一起。
  而和美也初次享受到子宫会叫的那种感觉。比起前三个男人,这个男人更能让和美满足。
  即使不是这样,这个男人也应该是在众多男人之中,第一个能让和美窝心而展开身子迎接的男人吧!
  虽然不太想承认,但是唯一能够直达子宫的,只有这个暴汉子吧!除了刚开始时,让和美吸了一点迷药之外,完全没有用到暴力的手段。
  如果认真要说一定有暴力的话,那大概就是指在她体内贯穿进进出出的那只肉棒吧!
  那只肉棒接着又亚新开始出入活动了,这次并非渐进式,而完全是採用快速度方式。
  和美简直不敢相信,那么大的棒子,居然能够进出她的身体。
  有时候和美会怀疑,是否是有其他的东西在进入她体内,而往镜子那边去看。但在那律动的同时,在自己的屁股,和男人的腰际间,动来动去的的确是一只假不了的肉棒。
  那只褐色的肉棒,让人想起好像是只黑人的手腕,但更令人讶异的是那个屁眼,居然能够装得下那只肉棒,让他拉进拉出。有时候会让人觉得这对屁眼和肉棒,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  刚开始进行时,估计大概五分钟而已的活动,居然已经持续了近三十分钟,那只肉棒的大小,以及拉进拉出的时间的长短,对和美来说都是第一次。
  而且经过了三十分钟后,那男人的运动节奏,居然一点也没变。如果有变化的话,那大概就是那男人由下往上推的力量加大了。
  当肉棒打到子宫时,那男人的下腹刚好顶住和美的屁股,那时两人身体奏出了霹啪声。
  虽然是这样,但仍未到完全无法自制的地步。那只是原有的矜持消失,而堂党正正地开始行动罢了。
  和美渐觉恐慌起来,不管被那肉棒如何的插入,她心中现在有的只是耻辱感而已。怛是身体已经有一年以上,没被男人碰过了。
  但被这种疯狂似地蹂躏,使得她的身体感受特别深,几乎再也无法忘怀的地步,有一种不安开始在和美脑中出现。
  那男人将手从腰际放开后,用手拿出挟在和服衣带中的橄榄油,然后将油一一地涂在胸部,当然此时那律动,仍在持续着。
  「嗯……哦……」
  和美将上身弓着,在自己不曾留神的状况下,那胸部已变得非常坚实。
  那胸部原本就较常人有一倍以上的弹力了,而现在又因刺激而变得又大又挺,更是令人不可思议。而且那乳头仍然微微地上提,那是因为她到目前为止,仍没有生过小孩的缘故吧!
  但现在的样子的确不太正常。以前在二楼的寝室被别人摸时,虽然也会这样,但是不像这次这么厉害。
  那大概是因为被那男人所强暴,身体被贯穿,而有了污辱及厌恶的妄想,而造成的现象吧!而且那厌恶感有越来越强的感觉。
  但那两个乳房,却完全背叛了和美的心意。当那男人抓起左右的巨乳,由上而下玩弄时,她那小穴就将那男人的肉棒愈挟愈紧。
  而那张大的乳房被紧紧地握住的情况下,使得和美觉得她的身子愈来愈被往内侧压,而那肉棒子也愈来愈大。
  在那同时突然觉得有热的东西,在她体内扩张,由点而面,但那男人仍然若无其事地,做着拉出插入的运动。
               (5)
  「太太,早餐已经弄好了。」
  「好,我马上去。」
  对家政妇阳子的内部电话中,和美这样地回答着。一面解开睡衣的带子,一面站在衣柜前。
  打开门由数十套衣服中,选了一件白色的洋装,脱去睡衣,将她那丰满的部位,同时被白色的内衣和三角裤所掩住了。
  但现在那像白色的三角裤,并不是昨天所穿的那件超暴露型。屁股被盖住了三分之一,而在腰部也有约二公分宽的带子,而且盖住阴部的那两侧,有很漂亮的缎带花装饰着。
  从脚套入洋装,并穿上趋近透明的裤袜,腰部并繫上清爽的绿色带子。整理了那垂在肩上半长的卷髮后,便信步下楼。
  但突又想起昨夜的恶梦,穿着丧服被从背后强姦了一个小时的那个地点,出现在眼前,使得和美吓得昏倒了。
  当她醒来时,已在二楼的寝室的床上。而身上的衣服却一点也不零乱。
  (该不会是个梦吧!)
  带着吸入药物之后的朦胧意识走到楼下去确认,发现在楼下祭坛的那和室中,已经没有灯光和录影机了。
  和美甩了甩头,发现那并不是梦。虽然记忆上有点暧昧,但身体可是完全记得。从大腿一直到下腹,仍然挂有那被巨大异物进入过的感觉。那好像是一种初次接受异性的那种感觉。
  并不仅是这样而已,大腿和胸部都有一种不寻常的热气。
  橄榄油——在和美的脑中出现。实际上从她身上飘散出一股橄榄油的味道。
  和美回到寝室,立刻脱去丧服进浴室淋浴。
  用法国製的高级香皂洗着全身。完全没有外伤,只有手腕上留有绳索绑过的痕迹。
  而在此峙,突觉身体很疲劳。虽然没有受到暴力,但以两手被吊的姿势,在无意之中,也许伤到筋肉了吧!
  即使筋肉无伤,精神上的折磨,以及从通夜到葬礼的奔波,也够令人疲倦的了。
  和美一躺下来之后,由于实在太过疲劳的关係,倒头便入睡了。
  那时已经半夜三点了。而早上醒来时才七点。即使是有熟睡,事实上仍嫌不足,但是奇怪的是和美的身体,却仍然很有精神。
  当淋了浴上床时,胸部和大腿间的橄榄油,已被完全消除了。
  但起来看看,仍然觉得那里痒热热的。大概是因为已有一年多,没有接受抚弄的关係吧。但似乎又并不单纯是因为这样而已。
  那只是因为橄榄油的缘故吗?实在有点怀疑。
  的确,当强暴一个手足被拘束住的女人时,橄榄油可以发挥不少作用。但用橄榄油来涂胸部的作法,却有点说不通。而且那熊熊的热气,又较之睡前严重些。
  那大概是因为被那巨大的肉棒,在那里抽送了一小时以上吧!那种感觉与其说是痛,倒不如说它令人觉得热得难受。
  而胸部比起昨夜又涨大许多,使得奶罩有点罩不住。
  但和美又突然下定断言说,涂上油在奶子上,大概是要便于揉搓吧!
  身体的那种火热感,其实乃是由于自己的慾望,已经睡醒了的关係。即使是个暴汉也被强求地作了一个小时的爱。
  对于一个二十六岁的女人来说,在身心上都是处在最健康的时候,如果和男人作爱,而没有激情的感觉,那才叫做不自然呢!
  那当然不能叫人家是卑下或淫蕩了。因为官能会有燃烧的感觉,是一种接受强暴后的反应。但在那被强暴的性交中,所有的只是嫌恶感和耻辱感罢了。因此死也不想再让人家强暴一次。
  进入食堂坐在那可以坐十个人的长条桌上。已经相当习惯于一个人自己吃饭了。自从和丈夫分房睡后,只有每天早上才一起吃饭,晚饭都只有和美一个人自己吃。
  大概是因为丈夫太忙了吧,即使不忙他每晚也都会到银座去。而且在最近这一个月,他根本就没回家过。
  虽然葬礼是在昨晚举行的,但由于游艇的事故,一直都是行蹤不明,就在一週前尸体在事故发生不远的海岸被发现。当然已经烂得很厉害,但那金錶却奇迹似地还在,因此判定是她丈夫。
  虽然如此,但葬礼后的宅邸,却显得有几分闲静。
  和城之内的婚姻到底有何意义呢?二年应该还算是新婚期吧……但就在婚后不到一年中,夫妻发生不和,据城之内的说法是说她干涉到他的工作。
            慾情(02)
            第一章 凌辱的安魂曲
               (6)
  东邦集团是一个拥有东邦电视,东邦广播及东邦新闻等数百家关係企业,拥有员工一万人以上的传播业巨头。
  靠着城之内的父亲那一代所创造的,而城之内以独子继承家业。虽然有人说东邦是个专利事业的电视公司,世袭的话太奇怪了,但城之内的父亲一点也不为意。
  城之内除了是东邦电视,东邦广播,东邦新闻的董事之外,还身兼集团中,最高决茦机关的头头。
  在集团拥有最大的权力,而城之内充分地运用着那权力。在数年前也曾独断地行使牵连七百多人的人事异动,而震惊社会大众。
  由于如此,在集团内也产生了「反城之内派」,特别是最近的这一年来特别激烈。
  除了拥有这个传播帝国的会长,以及最高决议机关头顶之头衔外,城之内还是一个称之为「魔王会」的宗教团体的头头。
  当然宗教活动是属于个人的自由,别人无权去过问。但他却在他的传播帝国,及最高决议组织中,安插魔王会的会员,并给予各种优待。
  其实「魔王会」的会长代代都由城之内家的人来担任。因此会员们都以敬奉神明似的精神,来对待城之内。
  魔王会甚至还发行报刊,并出版城之内的作品发布给会员们。说是发布其实也是在赚钱。而且还对外宣传说,买得愈多愈有福气。
  而和美和城之内的不幸结局,实导因于和美虽然觉得他们的作法奇怪,但是仍然深信不疑的跟丈夫。但从播报员时代开姶,她的正义感就较常人强。
  而反城之内派的人看见他们夫妇间关係之龟裂,当然不会坐失良机地把和美放掉了。当然反城之内派的人,都不是魔王会的会员,因此打算把和美扶起来当反魔王会的会头。
  但和美没有马上答应。虽然赞同反魔王会的主张,但不喜欢被反城之内派的人所利用,但其实她的个性是很难让人看透的。
  结果她仍然答应反城之内派协助他们重建东邦集团。而在此时城之内却死了。而因为人死而搁置一个月的计画,又因为葬礼的结束,而被提出来。
               (7)
  阳子将饭送上来后,就行礼而离去。她是个皮肤很白二十岁的家政妇。沈默而稳重,而且又很会作菜,很得和美的心。
  虽然没有食慾,但不吃一点的话,今天身子恐怕受不了。
  拿起红茶时,突然看到司机未树透正站在食堂的角落。
  他捲起了衬衫的第一个扣子,而且繫着柠檬黄的领带,他那样子真是洒脱。
  未树是她的司机,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他的主人的话,和美还真想夸他几句呢!
  「什么事,未树!」和美冷冷地用责备的眼色看看未树。
  「早安,夫人。」未树那褐色的端整的脸,露出白白的牙齿吊儿榔噹地。
  他是城之内半年前才请来的司机。虽然开车技术不错,但不知礼貌。虽然和美教过他几次打招呼的方式,但只有三天的热度。因为对主人也没有心存敬意,所以再怎么教他也是白费。
  但,外表的确长的不错,长长的手脚。结实的屁股,厚厚的胸膛,以及被晒得古铜色的年经肌肤。似乎更适合做个模特儿吧!
  只对女人和车子有兴趣,而且常常将自己打扮得很体面。
  对于和美也不以主人的方式对待,而是把她看作一个女人,而且常常特别故意地,引起和美的注意。
  但他那种样子,有时反而让和美看起来觉得好笑。但有时候又因为太厚颜无耻,以及死心眼,而让人觉得生气。
  在来这里以前,好像是个加油站的店员。与和美的身份是绝对不相称的。因此当未树把她看成是一个谈情说爱的对象时,让和美觉得好像是一种侮辱。
  「你好吗?」未树那半带嘲笑的笑容并将身子趋前,和美皱起眉头。
  「进屋子前先敲门。」
  「哦,不!我只是请问一下,你身子还好吗?」说着靠了上来。
  「请你放尊重一点!」
  忽然觉得未树身上有橄榄油的香味。
  和美觉得很愕然,但未树仍然簬出自白的牙齿宥茗她。
  和美想那可能是偶然吧!未树是用一种有着橄榄油香味的香水,而昨天那男人则是使用橄榄油。但未树接下来的话,却推翻了和美的自我安慰。
  「还记得吗?太太!跟你所怀疑的事刚好吻合。我用嘴说的话,你大概不会相信的,那我就给你看証据。」
  说着说着将裤子拉下,用手把那个东西掏了出来。
  和美突然将手上的汤匙掉在地上,那东西没有完全挺直,但比其他男人的要来的大,因此印象深刻。而且那表面的几个突出物,也说明了一切。
  阳子将门打开露出了脸。
  「怎么了,太太?」
  「没什么!」
  和美一而说着,一而将那掉在地上的汤匙用拖鞋盖住,因为未树背对着门,所以阳子没有看到什么。
  阳子离去后,和美弯下身去捡汤匙,在那时未树伸出他的腿,跨在和美的椅子上。
  「你好像已经想起来了吧!」说着说着用他的手抓着洋装的前胸部。
  「啊!你在做什么?」
  那汤匙又掉了下去,而和美也在未树的臂弯中弓着身子。
  「当然我们还要继续做昨天的事……」
  未树淡淡地说着,然后将胸部的扣子解下。
  「你别开玩笑了。」和美抓住未树的手想离开。
  「你如果不静下来的话,阳子又会跑来看了,如果我跟太太的姦情被她看到了,也没关係吗?」
  「什么姦情啊?」
  「你如果不记得的话,我让你看看昨天的录影带。」
  未树抓住将起身离去的和美的腰,然后将唇贴近她的耳根子。
  「照得很美哦!」
  「够了!」
  和美听了这个之后,连全身的毛髮,都有嫌恶的感觉,用手抓住未树放在自己胸前的手。
  「你放开,快给我滚!」
  「你如果说这样子的话,我要将那捲录影带多录几份,在公司中传阅。」
               (8)
  和美转过去瞧了未树一眼。身为使用用人的司机,居然在要胁自己的主子。这种事是根本不能宽容的。
  「原来的美人播报员,东邦集团的新寡夫人,真正的作爱镜头。大家看了一定乐得不得了,特别是那些城之内派的人。」
  「你不要这样!」和美打断他的话,脸部发抖着。
  「但你不用担心,太太只要照着我的话去做的话,我决不将它发表出来。」
  「你有何目的?」
  「你应该知道吧!我自从被你们家雇用之后,就被太太你迷倒了。只要有一次就好了,我想跟你谈恋爱。」
  「别作梦了。」
  「找没开玩笑。我知道太太和主人已经有一年没有一起了。二十六岁应该是最懂得作爱滋味的。但是这一年来,居然独守空房……太可惜了。所以就让我来安慰你吧……」
  「为了这样才那么做的吗?」
  「当然还有别的理由,我以后再告诉你。在那之前你快吃饭吧!」
  「我不要吃了。」
  「吃吧!要不然阳子会奇怪的。况且你今天一整天会很忙的。」
  当和美和城之内结婚之时,由于城之内的强要,使得和美成为关係企业的老板,但那居然成为城之内日后的痛苦根源……。
  「那么请太太把手放开吧……」
  未树命令和美放开那阻止他解她扭扣的手。
  当和美伸手去拿麵包后,她的第二个和第三个扭扣也被解开,而露出前胸。
  「不……要……」和美受不了就用手出去挡。
  「你还没认清处境吗?如果不照我的话去做,你从今天开始,将变成录影带之星了。」
  「呜……」
  和美咬着唇放开手。渐渐地被那白色奶罩罩着的奶子露了出来。
  未树像昨晚那样地,用手由下而上地撑起那丰美的奶子。
  和美皱着眉头想早一点脱离未树的爱抚。当她把麵包送进口中时,也拿起了红茶。
  「如果和这个一起吞的话,会很好吃的。」
  未树打开小瓶子的盖子,将有香味的液体倒进红茶中。果然味道不错。
  「已经好了,放手吧!」
  未树于是站起来,爽快的把自己的肉棒收进裤子里。
  「如果準备好的话,就叫一声。」
  带着演戏的口吻信步出去了。
  「那么接下来请穿有吊带的丝袜吧!」
  在走到门前时,未树回头说着,并露出白白的牙。和美真的呆住了。
  一小时后,和美身穿黑色的洋装步出玄关。阳子走出来送她。
  「你如果到公司时,请来我这里一下。」
  和美向反城之内派的领导人,也就是东邦电视台的副社长柏木如此地交待着。可以料得到他们将谈些什么。
  由于城之内的死使得电视台,广播公司各会长的缺空了下来,而且东邦集团最高机关的议长缺,也空了下来。
  虽然现在有人代理,但终究要找出个正式人选才行。大概也要花一个月的时间去决定这些吧!
  因此,为了新议长的决定人选,城之内派和非城之内派正卯足了全力在竞争着。
  目前该机关的董事有二十人,其中城之内派和非城之内派各有四人,剩下的是中立的人。因此只要将中立的人拉入自己的阵营,便可控制大局。
  未树穿着灰色的西装,站在BMW之旁,把后面的窗子打开在等待着。而那眼睛也和往常一样地,盯着和美的全身在品评似地。
  和美平常都会回他一个白眼,但今天反而将眼光逃开了,将自己坐在旁边的座位上。黑色表示丧中之意,但和美的穿法却一点也不减一分其魅力。
  那衣服熟练的剪裁方式,将和美均称的曲线美表现了出来,裙子是一种窄窄的迷你形式。
  那大腿张开约二十公分左右,而白色的肌肤将和美那年轻的活力,以及对工作的热情表现了出来。
               (9)
  因为感觉未树一直用那露骨的方式看她的大腿,和美以很技巧的方式坐在车内,这种坐法让人看出了这女人的品格和干练。
  有些女人一穿起迷你裙,当他们坐下时,很容易就掀出了底牌,但和美比较有经验,因此在位子上坐定之后,马上将脚合得紧紧地,然后将脚作成垂直字形。
  未树嘴角浮出笑容地关上了车门。
  「再见!」阳子有礼貌地点了头。
  BMW的车子被未树驶离。
  一到路上未树马上调了后视镜,鬼鬼祟祟地看着她。
  了解了未树的意图后,和美抓起迷你裙摆,将大腿藏起来。
  「你真的照我的话去做了。」
  听到未树的声音后,和美扬起了头。
  「你穿了吊带袜了。」
  「没错!」用很硬的语气恨恨地回答。
  「那么让我看看吧!」
  「嗯。」
  「把裙子捲起来让我看吧!」
  「你不是在开玩笑吧!」
  「我是认真的哦!太太你才是在开玩笑。刚才在上车时,我就应该叫你翻开给我看的,但是因为阳子在那里,所以我就忍住了。但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你快翻开吧!」
  「未树……」
  看他那态度和美决心将裙子保謢好,使用人居然在命令主人。
  「你还在那里干什么,如果到下个红绿灯时,你还不翻的话,我可要生气了!」
  简直是在威胁,二百公尺前的红绿灯已逐渐接近,和美闭上了眼。
  用那颤抖不已的手,将那迷你裙翻上,那大腿简直丰满又美丽。
  当车子遇到红绿灯停下来时,和美赶紧收拾好裙子。
  「谁叫你弄好的。」
  从后视镜看到后,未树传来很锐利的声音。
  「你不是看到了吗?我已经照你所说地换上了吊带袜了。」
  「我还想看的更清楚一点。我想一面看着太太的大腿,一面地享受驾车之乐,一路到公司去。快……快在绿灯亮时,秀出来给我看。」
  那时候和美真想跳出车外。看着人行道上行人来来往往的,虽然在这么平常的风景之中,但在这车内里,却好像是在另一次元的世界一样。
  「你为什么要这样呢?」
  和美用挑战性的口吻问他,同时话中又好像在说:「你如果要抱的话,就光明正大一点的抱吧!」
  「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,虽然仍不满足,但比起加油站的店员是要来的好,但主人死了的话,我很担心自己会被解雇,你不是一直想杀我的头吗?」
  的确是这样没错。
  「我也就是因为这样才拍那录影带的。而且让太太完完全全地变成我的东西的话,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。」
  「红绿灯快变了!」
  和美想到自己目前就好像被一个无形的锁给锁住了。但是自己如果这样地唯命是从的话,真不知后果会怎样?
  和美将头转到旁边去。突然看到右边那辆计程车后座,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,一直在看和美的脸。
  绿灯已经亮了,和美吞下了一口口水,心脏急速地跳动,再度拉起自己的迷你裙。
  当看到那双大腿时,车子又再度起动。从一起併行的计程车上,那中年男人仍在注视着和美的脸。
  「太太,把大腿张大点。」
  和美觉得很愕然地看着未树的背影。从前座的后视镜中,未树将和美那柔软的底部也看得一清二楚。那丝製的三角裤底的那玩意儿,铁定是可以看的一清二楚。
  「应该满足了吧!」
  用一种责备的口气说着。虽然车子在行走着,但通常旁边马上会有别的车子靠过来併行。
  而车上那些乘客通常会以一种很讶异的眼神,看着这一辆BMW上的年轻女乘客。
  虽然下半身还不至于被人家看到,但和美却怕得要死。
  「太太您可别撒赖哦!您是不是想让更多的人,看看您那张着大腿的样子呢?我可是一点都不在意哦!」
  他的口吻很平稳,但让人觉得再一点坚持的味道。令和美觉得毛骨悚然。
  「你真是太卑鄙了!」她很不畏缩地放大声音。
  「太太,您想谋反吗?」
  「谋反?」
  「不是吗?你现在不是想对主子反乱吗?」
  「主子?是未树你吗?」
  和美简直不知再如何说下去了。
  「您如果再继续地这样谋反下去的话,我不再原谅您,快照我的话去做吧!」
  和美以从出生到现在所未曾有过的,充满侮蔑的眼神去看未树。对这男人不能用常理去对待。这男人简而就是冷血动物或是恶魔。
  「您还想再继续谋反吗?」
  和美以非常厌恶的表情回了他一眼,并且将闭得紧紧的膝盖稍微缓和一下,以代替她的回答。
  而那时那原先包着大腿的那条短短的迷你裙,则被张开着的大腿儿,全拉到小腹上面去了。
  而那白色的丝製三角裤的倒三角形,则渐渐地露了出来,那个被大腿挟住的凸起之物愈来愈明显。
  (这样子大概可以了吧!)
  她将腿张开四十度后,如是的自言自语着。
  「再大一点。」
  对于未树那毫不留情的命令和美一点也不畏缩。又将那多肉的大腿再度张大到六十度。
  那角度的大小和和美耻辱感的大小成正比。但和美也不表现在脸上。一点也不失她应有的法度地注视着对方。
  「再大一点。」
  「……」
  稍稍地牵动了一下眉头之后,和美又毫不犹豫地张到九十度去。这样应该就无话可说了吧!这是到目前和自己有过性关係的三个男人之外的人,所未看过的姿势。
  而且还是第一次穿着这么正式的衣服,而做出这样的姿势。
  「您这种开法的话,如果是在脱衣舞秀中,是会被喝倒采的。」
  和美毕竟还是觉得很愤怒。
  (意思终究是要侮辱羞辱我就对了。)
  咬紧牙关再次将腿张开到一百二十度。和美往下看到自己那从吊带裤中跑出来的大腿,顶端的那个凸出物,正做着羞于见人的动作。
  那三角裤并非纯白的,而是那高贵的灰色。从那黑色的迷你裙底下,可以看到那三角裤,实在是和她那成熟的下肢很配。
  「再开一点。」
  「太过份了。」
  那羞辱感和愤怒一爆发后,就跑出这样的愤怒声。
  「怎么样啊!」
  收起了正欲说出的话,和美打起糈神将那一百二十度的宽度,再拉大到一百五十度去。再下去就没办法了。
  「果真是天下第一的美女播报员。什么样的姿势下都很美。」
  「……」
  「从今以后凡是坐我的车时,都必须做这种姿势,知道了吗?」
  真是可恶,但我就是不能说出来。
  「知……知道了。」
  带着有些许不屑的语气回答他。未树冷笑了一下又说。
  「还有点时间,我们顺道到别处去。」
  说着说着就把车子转到小路去。
  「下车吧!」
  和美将脚閤起后,拉直迷你裙跟着未树一起下车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(10)
  那是饮酒街的一个角落。和美被拉着手拉到更里头的一条小路里。
  早晨的饮酒街像个死城一样,而那晒不到太阳的通路厎的那个公共厕所,则是未树的目的地。
  这里对和美来说,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踏入的地方。但实际上没有比和美这样身着黑色衣服的女人,更适合这里的场景了。
  「把手放在那里。」
  一走进去未树就指着那里的洗手台。在墙壁上有张缺了角的镜子。和美将手放在洗手台后,站在背后的未树,用两手拉上黑色的迷你裙。
  「啊……」
  「不要动,和美。」
  将腰弓着,和美呆呆地看着镜中的未树。身为司机的人,居然直呼其主人的名字。
  「未树……」
  这简直就是谋反,那时迷你裙已完全被拉起,而腰以下的部位全露在外面。
  那完整无缺的臀部曲线,好像在划半圆形似地,而那高腰的灰色三角裤,则紧贴其上,两端则被吊带丝袜的带子装饰着。
  当然那上面没有一丝一毫的缺失,好似一块细琢的宝石。而且当她弓下身去时,将那曲线完美表露无疑。
  而未树的那只手,就好像要剥果皮似地,将那三角裤顺势要剥了下来。
  「啊……」
  和美赶紧闭上了眼抖着身子。在上班的途中,被自己的司机带到无人的酒吧街的髒厕所来,被弄得髒的不得了。
  但事实上心里想着被强暴也不错。比起在食堂中被抚弄,以及在车上被强求,做一些奇怪的动作,被强暴似乎要好得多了。
  那吸着年轻女人光泽的那条内裤,被拉了下来后,未树从上衣中拿出橄榄油出来,在自己的肉棒上面涂上透明的粘液。
  「打开脚,和美。」
  和美好像看开了似地,将穿着高跟鞋的脚,向左右打开。
  未树用手掌涂了涂自己的肉棒之后,那只肉棒的前端朝着天花板,并散发着古铜色。
  「太太的屁股,即使不做任何的挑逗,男人也会心动的。」
  未树那类似告白的谈话,让和美有一种不知是恶寒,或喜悦的感觉。
  未树的手接着用粘液涂那个张开了四十公分之多的下部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  和美拉开了声调叫着。昨天晚上入浴时,所洗掉的那橄榄味,又再度侵袭和美的鼻子。大概是心理作用吧!那味道似乎又此昨天来得强。
  「你到厎涂了什么呢?」
  「当然是橄榄油,为了让您更愉快。」
  「你说谎。」
  「怎么了?」
  今天早上一起来,就觉得胸部和大腿间的深处,一股热痛得不得了。
  「其实和美您不用油的话,如果能湿答答的话,那就不用涂也没关係。」
 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,和美向天发誓。但未树的肉棒的确是比较大的,而且持久力也是超人。但如果想那样,就能使女人快乐的话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  女人的身体更为複杂。性感带并不只有性器和胸部而已。未树还太年轻并不了解那些地方。即使他具有那方面的技术,但我的身子也不可能上当的,和美如是的想着。
  因为两人之间跟本就没有爱情。
  未树将瓶子置于洗手台上,然后抓住接近屁股的部位,将肉棒对準那双丘之间。
  和美想起咋晚的那种冲击,而紧张了起来。但由于已经涂满了油,使得那肉棒很容易就滑进了体内。
  虽然今天比较快,但屁股还是有点被割开的感觉,要不是未树抱住她的腰的话,她的上身可能会抬高个十数公分左右吧!
  和美旳身体所能感觉的,除了那耻辱感之外,还有很强的怀旧感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  由于肉棒的插入,使得和美的上半身上扬秀髮飘来飘去。
  当进到一半时,那肉棒停了一下又开始了,昨夜那种小幅度的律动,然后再突进。如果不这样的话,和美那身体又会疼痛不堪了。
  但今天的速度比较快。大概五分钟后,那肉棒已经来到底部。
  由于太痛苦,使得和美动弹不得。而体内的那只肉棒又开始了活动。
  从昨夜到今早身体所无法忘怀的,那种火热热的感觉的原因,终于明暸了。那是因为肉棒在里面进进出出一小时的关係。有这栋的后遗症是很正常的。
  果真是一点技巧和爱情都没用,那由于他年轻所以还是能让女人的官能觉得快乐。
  但是即使如此,在性交中和美所感觉到的,是耻辱和恶寒。
  而且那种进进出出,如果持续几个小时的话,就麻痺了。
  而且也对未树的阴险感到生气。虽然没有那些如何使女人快乐的技巧,但那肉棒实在异于常人。
  比起昨晚还要快。未树一面瞄準目的进进出出,又将黑色外套的金扭扣一粒一粒的解开。
  将黑色的外套脱掉之后,从丝质的奶罩中拉出奶子,然后从另一个小瓶中,倒出油来涂抹。
  「喔……」
  和美被那种触感侵袭不觉动了下身子。这次并不是橄榄油,而是有着茉莉花香的油。
  用那浓浓的液体涂在那丰满的胸上。
  用力的搓揉下,使得和美有一种无以言论的快感。那种感觉和从屁股作爱时一样。只要有技巧的话,即使只玩一下的胸部,有时也会有快感发生。但未树那机械性的爱抚,却不容易将正在燃烧的快乐带到更高点。
  玩耍在三十分钟后结束了。